「国际官方」成都往西的晚清大院,里面藏了座青城山

发布时间: 2020-01-08 12:52:13

「国际官方」成都往西的晚清大院,里面藏了座青城山

国际官方,要找到温江寿安的陈家桅杆实在没那么容易。

在国色天乡换乘w24路,地图说在六扇桥站下车比较合适。下车,我经过几条水泥路的乡村小路,穿越大片苗圃基地后,地图上的点位指向一片贴瓷砖的民居,显然,标注错误。

沿着民居旁的一条阴森泥土小路,滑翔机在头上唔唔唔地飞,经过一座土地庙、两间石棉瓦房和一间茶铺,我这才回到陈家桅杆门口的大路。它在地图上应为停车场的旁边。

陈家桅杆也叫陈家大院,这座被奉为“川西第一宗祠”的宅院,隐秘,低调。

始建于清乾隆年间,又在清同治三年扩建,陈家桅杆距今已经有150多年历史,2013年被列为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,是现在少有的能够一窥川西民居建筑风格的精品。

仅仅是进大门左手边的大花厅,主人日常会客的地方就让人相当震惊。照壁的纹饰、牌坊的精巧暂且不表,院中一座巨大的假山盆景,细看上面还有亭台楼阁。

这座置于院中水池之中的假山,仿照青城山的盛景建造而成。你可以把它想象成青城山的沙盘。

一百多年前的大户人家在温江是这样的雅致,我觉得我就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,看花了眼。

整个陈家桅杆清幽,游人不多,适合慢慢看。

十块钱的门票,不贵。远远地就能看见两根石制的双斗柱子安放在宅院前两侧。形似桅杆,这也是为什么坊间都叫它为陈家桅杆的缘故。

石制桅杆的原件早已损毁,现在所见虽为仿制,还是能够感受到这座宅院曾经相当阔气,是整个家族的脸面。

整个桅杆建筑在川西都是少见的,有说是因为陈家翰林出生的缘故,桅杆是大院的标配;也有说这是四川本土建筑的特色。

这的确是一个超级大户人家,主人是清代咸丰年间翰林陈宗典及其子武举陈登俊。前院正中高挂一块「皇恩祖德」的牌匾,宅内还有一块圣旨碑,都清楚地提醒着陈家是多么深得皇帝宠信。

同治四年,皇帝护送其父咸丰帝灵柩到定陵安葬,路遇捻军。陈登俊奋力救驾。皇帝回宫后,下令嘉奖:追封其祖父及其父为「武德骑尉」,追封其祖母及母亲为「宜人」。

有如此功劳和地位,陈家的宅子自然是讲究中的讲究,是居住的空间,也是宗祠,有祭祀的功能。你一定想不到,祠堂的地方,天井之下还有一座石桥,而桥的名字叫奈何桥。

整个院子一共包括桅杆、翠柏山房、忠孝祠、圣旨碑、中堂、后寝、寝庙、照壁、大花厅等建筑。

无论是宅子的大龙门、左右两侧的照壁,还是进入宅院之间的花厅或者祠堂,都让人豁然开朗。

看似紧凑,但每每穿过一扇门,经过一条小径,又有新的一处别有滋味的景象,想要感叹两句,原来是这样布局的。别用洞天一词应该也是为这座宅子准备的。

如果只是看表面,密集的照壁、牌坊和屋脊上的装饰神兽,每一样都深得我心。花纹繁复,但又不显得冗杂,和谐统一于一体,处处都是大讲究。

不管是石刻、木刻,还是泥塑、砖雕、石雕的图案,仅仅是动物类,就有蝙蝠、鹿、鹤、龟、狮、虎、象等等超过20种。

再算上其他大吉大利的植物、器物,以及瑞兽和神仙人物,啊,怎么可以全都集中在一座宅子里?玄妙无比。

我拍了一小部分细节,随意感受一下,我真的超级爱那个呆萌的鱼头。有些图案、门道专家学者现在都还不能破解。

至少成都平原晚清的建筑中,我还没有看到另一座比这个更讲究的。就连宅子中间墙壁上的对联和房间的名称都那么好看,斑驳有味道。

传统中式院子中必栽的桂花和石榴在陈家桅杆也是不少。我去的时候,院子后面熟透了的石榴落在地上,无人问津,也让人超级喜欢,隐隐有种物哀的美感。

这样的陈家桅杆,我可以去一百遍看一千遍都不腻。又是一个想拥有年卡的地方。

陈家桅杆其他隐藏的讲究,在这里我又要隆重推荐季富政写的《巴蜀城镇与民居续集》,里面专门为陈家桅杆写了一篇,是我现在目之所及对这个地方研究最深入的文章。(网上也可以单独找到这篇,名字就叫《陈家桅杆研究》。)

在没有导游的情况下结合起来看,相当有必要。比如他里面说到,川西民居普遍都是坐北朝南,方位好,风水好。为什么陈家桅杆偏偏要坐西朝东,这个朝向非常不吉利。

原因可能就在于忠和孝。东方正好是皇帝所在地方,也是陈姓家族老家重庆璧山县的方位,表示自家一心向着皇帝,没有忘记祖先。

从方位上来提现不忘本,再也没有比这个更能显示自家的忠孝两全。“事实上任何风水方位之说均敌不过皇权、家族的威力至上说。”我同意季富政的这个观点。

当然,在这么一个面面讲究的院子里面,怎么样还能兼顾坐北朝南的传统宅制?

陈家桅杆横向的南北轴线上布局家祠、大花厅照壁、花园假山,肯定是为了照顾这个规矩,不是没有章法的。中国人做事都喜欢找一个好的、圆满的说法。

还有很多内在的道理,我就不展开了。

为什么我想要到这座宅子去看看?全因为他的名字,以及那两根少见的桅杆。以前在郫县犀浦,也有一个陈家桅杆。

我曾经住在那附近,在我的印象中,犀浦的陈家桅杆只是以地名而存在。“你们住在哪儿?”“陈家桅杆。”这么回答,大致的方位别人就清楚了。

但要问犀浦的陈家桅杆到底在哪里,很难说清,我从来没有见过任何一个桅杆,都是听老辈子些这么喊,流传下来的。

在中国营造学社刘致平先生的考察记载中,也只是简单地提了两句郫县犀浦的陈家桅杆。但那应该也是一座很大的宅院,可惜早就腐朽破败,烟消云散,一同消失的还有附近的苟公馆(音)。

从温江的陈家桅杆,大概类推出郫县陈家桅杆的感觉,这是我的私心。

如果你国庆自驾去青城山或者都江堰,不妨在成青快速路寿安的入口附近刹一脚。陈家桅杆就在那附近。

至于要在附近找点什么吃的,寿安场镇在不远处,郊外场镇上有馆子,味道普遍可以信任。

由于几乎是在郫都区、都江堰和温江的交界处,到附近的农科村或者温江绿道上找个农家乐随便耍半天,也是很好的安排。